首圖

詠歌抒懷,仍是講究那麼些過猶不及的道理──歌單聽了一輪,太多情情愛愛,親友溫情,倒沒說不值得聽,就怕聽得氾濫。是以今日便拿樂作引,向各位看官介紹幾位陌生的舊人,他們皆曾在史書上留下些許名聲,讓後人得以模糊地想像,進而衍生出下列的歌曲。

《千秋月別西楚將》、《半生嘆·書繩水山中壁》、《哭三變》、《明月逐人歸》,分別記以項羽、辛棄疾、柳永、稽康……雖然都是虛構的想像,卻仍讓人心神馳往,或許我們尋的也不只是人,只是他在隱沒的歷史中落下的一種情懷呢?這竟是誰也說不準,答案自在人心,還是往下看去,不求揭曉了吧!

 

千秋月別西楚將 唱/EDIQ

千秋2

「烏江踏月也,息大澤而夢也,是天人合合也,或前世注定也,曾伴君候月也,拂鐵甲落塵也,待力拔山河兮,乃西楚霸王也,傑天地也。」

由原創音樂團隊「墨明棋妙」的EDIQ作詞原唱,和編曲家黑石合作的一首讓人亢奮的作品,整體大氣磅礡,開頭的口白用了諸多「也」、「兮」的語尾,用仿古賦的寫法道出了西楚霸王項羽此人。一個傑天地也的人物,但終究四面楚歌自刎於烏江,霸王氣盡,成了說書人的題材,他這一生敗給了傳說大夢而澤的天子劉邦,逝去千載以來潮汐潮落,似是無人記起,卻又誰知入了輪迴又是一個英傑,又是一個傳說?

原唱EDIQ備受推崇,不過我個人還不習慣他的念白(笑)

 

 

附上當初入坑的翻唱版(王胖子):

 

半生嘆·書繩水山中壁 唱/橙翼

半生嘆

「芸草除根,覓竹添瓦。薦舉力田,捨我其誰?」

葦間風鶴作詞,青書君編曲,搭配二胡、吉他、琵琶、笛子等樂音,呈現了蕭瑟的邊疆,一個鬱鬱不得志的老將;半壁瘡痍的江山;半生落魄的殘局。歌詞中引述辛棄疾的詩詞,應和了這名文人名將不得北伐夙願,鬱鬱的一生。「醉里挑燈看劍,夢回吹角連營」、「憑誰問:廉頗老矣,尚能飯否?」「滿腔鴻鵠志,更與誰人說,卻道天涼好個秋」種種豪情壯志,心灰意冷,成了說不出的苦,連嘆息都透著一股悲涼。

橙翼在此曲的力度掌握得很好,有期許自己沙場應敵的豪氣,有渴望家國安好的急迫,有承受殘破現實的蒼涼,也許無法乍聽就讓人驚豔,但個人覺得十分耐聽!

 

 

哭三變 唱/重小煙

哭三變

「柳永,原名柳三變。一生求功名不得,於是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

由一青窈的もらい泣き重新填詞改編,除了引用柳永詩詞外,字裡行間彷彿流轉了纏綿情感,與演唱者重小煙高亮溫婉的嗓音搭配起來,真唱出了一番風花雪月。然而世事多變滄桑,總是凡人再深情也無法抵擋的:「此去經年,應是良辰好景虛設。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何人說。」(《雨霖鈴》)哭過、笑過,一切盡付筆下風流,為什麼「凡有井水處,即能歌柳詞」?我想不只因為柳三變的詞寫得多精妙,還在於其雅讓人欣然、其俗讓人共鳴。

 

黃金榜上。偶失龍頭望。明代暫遺賢,如何向。

未遂風雲便,爭不恣狂蕩。何須論得喪。

才子詞人,自是白衣卿相。煙花巷陌,依約丹青屏障。

幸有意中人,堪尋訪。

且恁偎紅翠,風流事、平生暢。青春都一餉十。

忍把浮名,換了淺斟低唱。

-------------------------------------------------------柳永《鶴沖天》

於是便爭不恣狂蕩,及時作樂吧(咦)

 

 

明月逐人歸 歌/五色石南葉,貳嬸

明月

「正始之音,淵永遙深。阮作《詠懷》,不與世事,酣飲為常。嵇志清峻,高蹈獨立。世有所傷者,俊逸永別,廣陵絕響。」

嵇康字叔夜,竹林七賢之一,與阮籍其名並稱「嵇阮」,在傳聞中是個神仙般的人物,瀟灑若仙,臨死前一曲廣陵散,是他生平鬼怪奇聞最濃墨的一筆。據說當時他行經某處,不顧他人凶地勿留的勸說留下,在深夜與一名鬼魂暢談音律,得到古曲廣陵散的傳授,但因和該鬼相約絕不外傳,直至他被處刑前,才一聲廣陵成絕響的喟歎,將此曲和此人最後的形象化為飄渺不染塵的仙骨風貌。

《明月逐人歸》由Sabrina、瀟兒作曲編曲,Mystery作詞,這首歌唱得有些深沉,跟嵇康那風流恣意的形象其實連不大上,倒像是一種懷念故人的調調。想起昔日有人隱於山林論道,他一生有能清談的好友,有對他懷恨忌憚的敵人、有疏闊的心胸,雖說浮生恍恍,卻是無論是活是死都鮮明得讓人難忘。都說放浪形骸,沉迷修仙煉丹,何嘗不是一種至情至性,才有千里命駕的至交?難免桀驁,冷眼看遍世事炎涼,又怎知是否負羈飄零踽踽滄桑?明月依舊,卻早已曲散人沒,縱有遙想,也僅能引觴奏樂,形骸詩酒孤影長。

 

 

文/ANNE
圖/網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TV 的頭像
LiTV

LiTV 一起 輕‧生活!

LiT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