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離家記》(Mustang)是法籍土耳其裔女導演丹妮絲坎澤艾胡芬(Deniz Gamze Ergüven)首部電影,電影描寫土耳其少女小萊和她的四個姐姐們,某日在海岸與男孩們嬉戲玩鬧,沒想到引來鄰居以及家人的嚴厲斥責,並開始對她們禁足足管束還有枯燥無趣的家事訓練,家人們一昧只想將她們通通嫁掉。小萊終於決定起身反抗,策劃了一場逃跑離家記!

 

本片雖是導演丹妮絲坎澤艾胡芬的處女作,但拍的毫不生澀。英文片名「Mustang」是指「野馬」之意,就像這五個活潑好動、青春洋溢的姐妹們。這片其實是部逃獄電影,就像是今年的另一部《不存在的房間》(Room),都是在斗室中被囚禁的靈魂,急欲掙脫而出。不過《少女離家記》是無憂的少女情懷總是詩,在僵化陳腐的傳統禮教,以及大人們(尤其是父權)無知可笑的道德觀念壓抑束縛下,家彷彿變成一座囚牢,她們則是任人宰割(嫁娶)的物品。在鐵欄杆的隔離之下,少女們思春動情的心則越蠢蠢欲動,一個個宛如振翅欲飛的折翼天使,最終留下布娃娃般的軀殼,自由的靈魂早已脫殼飛揚而去。



我們可以從片中發覺象徵純潔的「處女情結」在土耳其的某些傳統地區,仍然與所謂神聖的婚姻緊密綁在一起,「貞操」彷彿是最為珍貴的人格象徵,電影甚至描寫家人送女孩進醫院「檢驗」是否為處女,更不可思議的是家人叔父還會半夜「檢驗」他們,這種窺奇式的描繪其實是建築在女性不平等的屈辱之上。處女膜是否完整,竟成為女性最重要的表徵,「父權主義」下的荒謬處女情結表露無疑。而片中的卡車司機反而成為當中唯一的救星其實也是象徵女性比須手握住自我人生的方向盤才能開出自己的康莊大道



電影拍得的確傑出,導演丹妮絲坎澤艾胡芬在通俗敘事的架構下,不忘保留那純粹細膩的柔性筆觸,編導用少女們無奈的遭遇,對照整個國家社會的可悲病癥,令人感慨。電影讓人想起蘇菲亞柯波拉的處女作《死亡日記》,兩者有許多氣息相近之處,也都是女導演的處女作,只是《死亡日記》迷離詭異的悲劇性與《少女離家記》奮力脫繭而出的光明面還是迥然不同的收尾。《少女離家記》片尾小萊跑去大都會伊斯坦堡找曾教過她們的女老師,也像是小萊跟卡車司機學會開車一樣,其實也是象徵著女性能透過教育技能以及文明社會的幫助來提升自我的人權地位用Happy Ending來給予殘酷現實更多的力量。

撰文:朱哲輝(Alan)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TV 的頭像
LiTV

LiTV 一起 輕‧生活!

LiT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