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一份全球金融中心指數報告表示,香港在亞洲領先新加坡和東京,位列世界三大金融中心。事實上,從1997年主權移交之後,香港的經濟發展固然一波三折,但仍無法撼動其亞洲金融中心的龍頭地位。劉德華更在電影《寒戰》(Cold War,2012)裡指出,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也是亞洲最安全的城市。種種社會現況與美好精神價值的堆砌下,香港儼然成為一座華麗的造夢島。但是,華麗的夢想容易放大慾望,誘發貪婪心魔,如同杜琪峰在《奪命金》(Life Without Principle,2011)裡演繹的水漫金山,財經波動牽引著每個人的生活,或浮或沉,聽憑命運安排。

當年的《奪命金》是一則犀利卻血淋淋的社會寓言,到了舞台劇改編的《華麗上班族》,杜琪峰因為厭倦一再重複的工作,意欲脫離黑社會與鎗戰的世界,選擇華語電影少見的歌舞片類型作為全新嘗試,不過在華麗的包裝下,呈現的依舊是《奪命金》中「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的世界。故事以三組人馬展開:李想(王紫逸飾)和琪琪(郎月婷飾)代表的社會新鮮人、王大偉(陳奕迅飾)和蘇菲(湯唯飾)是經過一定歷練的中間階層,至於張威(張艾嘉飾)和何仲平(周潤發飾)則是站在最頂層的既得利益者。藉由這群人物,杜琪峰除了刻劃出職場鬥爭與生態,他更在意的其實是原劇名中的「生活與生存」,而這也是電影的重心所在。



影片開場,一群穿著正裝的上班族擠在地下鐵車廂裡,你推我擠;到站後,眾人無不爭先恐後下車,步履一致,直奔公司。這般景象反映的是社會的高度競爭,同時也指出其殘酷本質:每個人都一樣,都希望能爭出頭,卻老是有人衝在你前面,最後只能跟著人潮走。李想正是其中之一。沒有背景支撐的他,平凡如你我,但又不甘於平凡,於是懷抱著夢想與滿腹的衝勁,企盼有一天能發光發熱,因為唯有如此,才不至於白活一場。剛進公司的李想,逢人便自我介紹:「我是李想。李安的李,夢想的想。」但他的夢想究竟是什麼?是像李安十年磨一劍,進而揚名立萬嗎?不,李想只不過想讓每個人都知道自己是「有價值」的人罷了。李想的衝勁不只為了生活,更為了生存;所謂「生存」,著重的就是存在感,那指的或許是社會中的一席之地,也可能僅僅是種能見度。



說到底,總是口口聲聲說著「理想」的李想,其實根本沒有屬於自己的理想,嚮往像CEO張威一樣能搭直達電梯的他,只是依著公司高層的模樣畫出一張藍圖。空泛的理想最容易摻進雜質。張威認為李想很像年輕時的王大偉,或者說,年輕時的王大偉曾懷抱理想。只是此時的大偉不再年輕,誠如〈何必呢〉所唱:「我不變的理想改變了一點點性格,最後是個性改變了我理想,再竄改一點點道德。」他的理想早已被貪婪所掩蓋,才會因股災損失大量金錢,進而挖東牆補西牆,鋌而走險要求蘇菲竄改公司帳目。杜琪峰以為,現時走到資本主義極端,普通人不能不跟著跳舞,這是一種病態。故而王大偉是貪,背後卻又反映出人在社會現實底下的悲涼,就像《奪命金》裡意圖開瓦斯自殺的老翁所言:「來香港幾十年,有什麼我就做什麼,我都跟著變了。」時間巨輪不停往前滾動,人人都難以逃脫被捲入的宿命,於是只能被迫往前邁進,不然就會遭輾壓而亡。



片中,時鐘宛如幽魂般總是出現在各種場合裡:何仲平妻子(龔慈恩飾)的病榻旁、張威和何仲平的應酬餐廳中,以及最不容忽視的,眾信貿易集團辦公室裡的巨大機械時鐘。無處不在的時鐘,無疑是電影裡最為顯著的標記。耐人尋味的是,劇中人物其實鮮少提及明確的時間(幾點上班、幾點開會、幾點下班、幾點和客戶有約……),然而這卻無法抹滅時鐘的存在,它如影隨形,緊緊攫住每個人的腳步,彷彿一切作息與動作早已內化。換言之,時間已經在無形之中支配著人們的生活,因此受制其中的我們就像機械般不斷運轉,以為忙忙忙正是人生唯一的價值,渾然不知自己早就盲得失去方向、盲得沒有主張。「我想對所有人說我今天很忙,明天會更忙,天天都趕場,沒白活一場。」李想如是唱著。



舞台劇的李想最後被大偉拉著一同墜樓身亡,電影的李想在杜琪峰的主張下得以活下來,並受公司高層重用。看似樂觀正面的結果,卻呼應了《奪命金》的結尾:成為暴發戶的劉青雲叼著雪茄大步走在街上,那支雪茄,正是因貪婪而身亡的姜皓文所喜愛的牌子。李想取代了張威,就能從此扶搖直上、邁向人生的康莊大道嗎?張威臨走前提醒他,別忘了自己的名字。可是當李想和琪琪異口同聲說出「我們都是無心的」時,我相信此時的李想恐怕已失去理想,逐漸成為第二個大偉或張威。



無「心」,正如同斥資四千萬人民幣打造的奢華辦公室,舞台感雖然強烈,終究只是空洞的骨架,沒有溫度、沒有實在感,令人感到疏離,身處其中的人亦是如此。蘇菲因為工作放棄愛情、大偉為了滿足慾望利用愛情、琪琪隱瞞真實的自己……,他們為了生存,想成就自己,卻弄得失去了心、失去了感情,徒留一具華麗的空殼。於是片中不見愛情,甚至以金錢價值取代愛情價值,最後,唯一看似穩固的家庭關係,也隨著何仲平妻子的斷氣而崩塌。劉德華在《寒戰》中畫出美好想像,企圖凝聚港人精神,但杜琪峰卻屢屢直視醜陋的現實,毫不留情地將針插進華麗的假象中,讓惡臭逼人的血膿迸出,因為他寧願大家由廢墟中重頭來過。

撰文:張冠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TV 的頭像
LiTV

LiTV 一起 輕‧生活!

LiT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