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福爾摩斯先生》改編自米契柯林(Mitch Cullin)的小說《心靈詭計》(A Slight Trick of Mind),是19世紀末的英國偵探小說家亞瑟柯南道爾所創作的福爾摩斯小說120週年紀念之作,嚴格來說,原著即是仿福爾摩斯作品的再延伸創作。電影改編透過年老福爾摩斯的筆回憶自己的案件,重新解構自己的搭檔華生所替他撰寫的故事,帶點後設意味的推理懸疑。《福爾摩斯先生》已不再是柯南道爾創作下的熟悉人物。

劇情描述福爾摩斯從被核彈摧毀的日本廣島帶回一株奇蹟生存的植物,回到他深居簡出的海邊農莊中,陪伴他的只有蜜蜂、一個女管家和她的小兒子羅傑。已過90歲的福爾摩斯總覺得自己記憶力大不如前,但是他一直耿耿於懷一樁50年前懸而未決的案子。他只記得一些片段:憤怒的老公和美麗卻焦躁的老婆,他們之前因為一個無解的秘密陷入膠著。

推理靠著大膽的假設,但如果真有福爾摩斯這號人物呢?電影從虛構小說人物中出發,片中的老福爾摩斯沒有帶著獵鹿帽、抽煙斗的既定形象,他甚至還指出這些都是華生加油添醋下的形象塑造。所以當他自己也好奇的走進戲院看著螢幕上搬演著宛如B級電影般的福爾摩斯改編電影,那種銀幕上下的微妙,甚至是坐在真實銀幕下的我們,都有著獨特的解構虛構人物的趣味性。

我們看到當衰老年邁的神探早已退隱,在鄉間養著蜜蜂恬淡度日,身邊只有一個女管家慕洛太太與管家兒子羅傑,搭檔華生早已不在身旁。其實嘴上說不怕孤獨的老福爾摩斯,其實還是得靠著管家與小男孩的陪伴渡日。而且他已漸漸退化的身心,得靠著筆下的回憶來緊抓逐漸流失的記憶。那件一直讓他想不起細節的最終之案,也是讓他決心退隱的打擊。他在戮力拼湊記憶的同時,也決心彌補過去以及現在的遺憾。

片中的另一條支線是回顧過往的另一個日本客戶橋段,他其實去日本只是為了找防止退化的山椒,他在梅崎先生的陪同下在被核彈摧毀的日本廣島裡找到奇蹟幸存的山椒植物。這段很明顯的流露出對於二戰戰火創傷有遺憾的悲憫之情。而梅崎先生刻意設計的計謀也逃不過老福爾摩斯之眼,但在事過境遷後,福爾摩斯終於了解,人生不是辦案,你可以冷靜犀利的分析一切,但就算有如神技般的推理能力,卻還是摸不清奧妙深邃的人性情感。當你很精準尖銳的推測出一個人的過往以真實面,其實也掀去了那禮節表面的偽裝,有時是更為傷人的。其實真假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能用善意的虛構溫暖受傷的心。


曾以《眾神與野獸》榮獲奧斯卡金像獎最佳改編劇本的導演比爾坎登,在歷經諸多低潮之後終於交出了令人欣賞的成績單,本片雖是輕薄小品,但典雅細緻的英式風情,曲折有致的故事情節,讓生活瑣碎也是戲。男主角伊恩麥克連無疑是全片重心,在老邁與更衰老間演繹出不同的層次變化,老薑火侯十足,此角也是不作第二人想。

撰文:朱哲輝(Ala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TV 的頭像
LiTV

LiTV 一起 輕‧生活!

LiT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