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性別平權運動推行至今,保守如好萊塢,仍舊是(白人)男性的天下。不僅男女星同工不同酬的狀況嚴重,許多類型的電影更專為男星所設計,讓女星只能淪為花瓶般的配角,譬如諜報片。回顧過往的諜報片,不難發現陽盛陰衰的現象十分明顯,尤其007系列中詹姆士‧龐德與龐德女郎的搭配深植人心,更是奠定男性特務的經典地位。於是乎,女性倘若想在這類型的電影中佔有一席位置,就必須像安潔莉娜‧裘莉(Angelina Jolie)那樣,除了擁有不輸給男性的俐落身手之外,還要有美麗的臉孔與性感的身材。從這個角度來看,《麻辣賤諜》的蘇珊(Melissa McCarthy飾)絕對是少見的特例。

一如傳統「男主外,女主內」的分工模式,蘇珊等一干女性長期以來都待在中情局總部的地下室裡,負責後勤支援的工作。她們透過監看鏡頭,協助在外執行機密任務的男性特務,以確保他們的安全。然而,在某次任務中,蘇珊的夥伴布萊德利(Jude Law飾)不幸身陷危險,最後更慘遭滅口。為了替夥伴報仇,特務實務經驗為零的蘇珊自告奮勇,決定臥底潛入敵營一探究竟。

在曾入圍奧斯卡最佳女配角的瑪莉莎‧麥卡錫(Melissa McCarthy)喜感獨具的詮釋下,蘇珊無疑是個形象鮮明的角色,同時她卻又反映眾生,是許多女性可以自我投射的對象。從教職轉而投身中情局的蘇珊,擁有一份可以養活自己的工作,只是除了工作和做甜點,從片中完全看不出她有任何其他的嗜好,彷彿她的生活都在那個不見天日又鼠滿為患的辦公室裡度過。她的人生除了平凡,還是平凡。正因為如此,上司才會採納蘇珊的意見,讓她擔任臥底,並以單親媽媽、寡婦、老處女等形象作為偽裝。真實人生中的蘇珊,感情生活不甚順遂,足以稱作「剩女」,而臥底的種種身分既是偽裝,卻又符合她的形象與氣質,讓她成為「女魯蛇」的代言人。無論是「剩女」或「女魯蛇」,都是不見容於父權社會底下的形象,她們遭排擠、遭恥笑,因此被貼上此等標籤的女性無不感到萬分焦慮,想方設法就是要擺脫這等低賤身分,然而從蘇珊身上卻看不見這層焦慮。

當然,蘇珊和好姊妹南西(Miranda Hart飾)在一起喝酒時會抱怨感情生活,但她從未試圖改變自己的外貌或身材。此外,蘇珊的衣著品味也屢遭蕾娜(Rose Byrne飾)的嘲笑,她雖然換過一件又一件的衣服,卻依然把自己搞得像臃腫的黑寡婦一樣。「肥胖的人如菸槍、酒鬼一樣必須為自己的外形負責;而其『臃腫走樣』的體態便成為懶散、無知、缺乏意志力和自我約束力的罪證,只因在『苗條專政』的當代,人沒有肥胖的權利。」學者張小虹曾如是論述。於是,不管是有心或無意,蘇珊的「不變」衝撞了父權社會對「完美女人」所設下的框架,也顛覆了社會大眾對「改變自己」那股正向力的莫名崇拜與追求。蘇珊就像《BJ單身日記》的布莉姬,也像《我叫金三順》的金三順,拒絕成為良好完美的女人,而是以「女魯蛇」的方式寫下屬於自己的人生。

如同前陣子的《金牌特務》,《麻辣賤諜》同樣以惡趣味翻轉諜報片的既定形式,但是我以為後者翻轉得更為徹底,也更為有趣。原因很簡單,《金牌特務》玩的是表面上的音樂和視覺效果,骨子裡追求的仍舊是保守的傳統價值;《麻辣賤諜》恰好相反,它挑戰的都是既定的價值觀與思維模式。除了前述的「女魯蛇」人生觀之外,編導保羅‧費格(Paul Feig)更突顯一向被視為難登大雅之堂的愛情價值。蘇珊之所以自願當特務,就是想為布萊德利報仇,因為他是她暗戀許久的對象,是她愛情的寄託。於是蘇珊和另一名特務瑞克(Jason Statham飾)成了有趣的對比:一人為愛,另一人為國,兩人的目的不同,結果卻殊途同歸。何者偉大?何者渺小?保羅‧費格讓女性追求愛情、男性保家衛國的安排,固然是有流於刻板印象之嫌,但這不也是意圖消弭偏見,重申愛情價值之舉嗎?


講述愛情的羅曼史總被歸類為屬於女性的陰性文類,而《麻辣賤諜》也確實是一部女性電影,而且是一部貨真價實的女性電影。它不止以女性為主角,更允許並鼓勵女性在情慾上能自主,除了主動對男性展現欲望,也有權利拒絕男性的欲望,這在好萊塢電影裡是相當難得的現象。片中,蘇珊可以對布萊德利存有幻想卻不一定要和他交往,也可以嚴正拒絕性感的義大利特務德盧卡(Bobby Cannavale飾)的挑逗,因為蘇珊並非被動的存在,亦非需要靠王子拯救的落難公主,而是掌握有主動權的獨立女子。

由此看來,蘇珊已成為一個典範,她的存在告訴眾多女性:妳可以展現情慾、可以不理會父權社會所設定的「女性」形象,即使如此,妳也不需要活在陰暗不見光的空間裡,只消大膽走出來,自會有一片屬於妳的天地。

撰文:張冠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TV 的頭像
LiTV

LiTV 一起 輕‧生活!

LiT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