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華人電影而言,功夫片無疑是獨具的類型,甚至幾度開創歷史,引領潮流。近幾年的功夫片產量雖不似過往黃金時期那樣多,但是接連幾部以葉問為主角的電影相繼上映,以及自幼習武的甄子丹的高曝光率,在在透露出功夫片的復興趨勢。提到功夫片,不得不提黃飛鴻。袁和平曾言:「是《黃飛鴻》電影帶起功夫片潮流,功夫片是從黃飛鴻開始的。」據統計,僅1956年便有26部描述黃飛鴻的電影問世,而前後加總則有100部,「黃飛鴻」三個字幾乎成為功夫片的同義詞;尤以徐克和李連杰聯手形塑的黃飛鴻,更是大眾文化中歷久彌新且難以取代的標記。

如此珠玉在前,香港導演周顯揚重啟黃飛鴻勢必要有所突破。「我們這個年代,需要我們的黃飛鴻。」周顯揚如是說,顯然他無意延續過往的黃飛鴻形象,是以誠如英文片名《Rise of the Legend》所示,他和編劇杜緻朗另闢蹊徑,不只顛覆,更讓一切回歸原點,由頭開始重新塑造一個「黃飛鴻」。於是乎,我們看到的不再是俠義仁心、溫文儒雅且近乎完人的宗師黃飛鴻,而是胸懷大志卻血氣方剛,甚至是狂傲不羈的少年阿飛(彭于晏飾)。



從片段的回憶畫面來看,阿飛自幼跟隨懸壺濟世的父親(梁家輝飾)照料窮苦無依的孤兒,對社會底層人民的生活可謂有著切身體驗。這層背景讓阿飛更為貼近市井小民,因此他在打鬥時會受傷流血、得知青梅竹馬遭擄會悲憤大叫、在感情上游移於兩女之間、加入黑幫成為打手……,新版的黃飛鴻就是要將他從高位拉下,徹底摧毀你我的既定想像。能否接受這樣的革新自然是見仁見智,但無庸置疑的是,如同好萊塢為象徵正義的超級英雄注入黑暗的血液,善惡並存的阿飛絕對比過往的黃飛鴻更具「人性」。



為了突顯阿飛的氣質,彭于晏或許是不二人選。姑且不論他的生硬口條和演技,眉宇之間那帶點痞味的邪氣彷彿是為了使阿飛這個角色更為完整而存在,這也成功區別出關德興和李連杰等人樹立的黃飛鴻形象。除此之外,毫無功夫底子的彭于晏為了演出所付出的努力也值得肯定。在開拍之前,不僅下足工夫拜師練南拳,整部電影的動作戲除了少數需要專業替身來完成,其餘的部分都由他親自上場。當然,元奎的武術指導和高速攝影所呈現的效果也為片中的武打戲增添不少風采,即使不像李連杰為黃飛鴻所留下的招式那樣獨具特色,創建經典,不過拳拳到肉,招招致命的狠辣風格,卻已是暴力美學的展現。



在劇情方面,杜緻朗將時代背景設定在清末,正值朝廷最為腐敗的時期,江湖勢力趁隙而生,特別是對外通商口岸的廣州,更是群雄爭霸之地。為了打擊惡勢力,阿飛繼承黃飛鴻的大義,以「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精神成為雷公(洪金寶飾)的第四位義子,企圖由內部逐一瓦解,完成大同之夢。就大方向而言,這無異於黃飛鴻過往的劇情套路,但黑幫元素確實是突破,此外離間其他義子間的情感,以及赤火(井柏然飾)等人的裡應外合,更讓人嗅到諜報片的味道。至於阿飛和赤火的兄弟情深與雷公所言之道義,則是雄性賀爾蒙滿溢的港片中常見之素材。換言之,《黃飛鴻之英雄有夢》不只是功夫片而已,還融合其他現代類型片元素,延續周顯揚一直以來於此領域的耕耘。



周顯揚曾提到意欲將黃飛鴻打造成中國的超級英雄,雖然《黃飛鴻之英雄有夢》的結果不甚理想,不過單就人物的翻新和故事的立意來看,確實有其發展成系列電影的條件。不過我以為,就今時今日台灣和香港社會運動頻起的局勢來看,作為政治寓言的象徵意義更是難以忽視。雷公所領導之黑虎幫可視為一巨大權力體,是在清廷的衰落腐敗之下,人們為逃離無政府狀態而依附的權力,即政治哲學家霍布斯(Thomas Hobbes,1588-1679)所謂的「利維坦」(Leviathan)。然而主權者所擁有之權威必須來自授權者,是人與人之間出於追求安全的欲望而形成之概念,是故「利維坦」是會死亡和腐朽的。此時,阿飛一干人等所率領之孤兒幫遂取而代之,站上新興勢力之巔。有趣的是,雷公曾告誡阿飛,就算除掉他,也還會有其他惡勢力存在。這番言論對照起碼頭倉庫的焚毀和寶芝林的盛大開張,以及阿飛俯視廣州碼頭的情景,著實耐人尋味。

撰文:張冠倫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TV 的頭像
LiTV

LiTV 一起 輕‧生活!

LiT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