撇開形式上的展演,精神上,北京有沒有搖滾樂?更大哉問,中國有沒有搖滾樂?當Guns N' Roses《Chinese Democracy》在中國被禁、Radiohead聲援圖博,代表一種反叛的聲音、左派的擴音器,中國到底有沒有搖滾樂?這問題可以寫一篇深度專文了,輕鬆的Blog不用搞那麼嚴肅,但是有一個(或者該說有幾個)大陸新銳樂隊可以稍微解答這樣的疑問。刺蝟-來自北京的另類搖滾。

從崔健開始,大陸在搖滾的路上不斷掙扎,前人不斷在封閉的年代遊走在尺度邊緣,出身江西的盤古樂團高唱自由、民主、人權之際,也被迫出走瑞典。種種時空背景下,不但大陸難產具有意識性的批判聲音,即便有了,兩岸情勢下,也難以傳達到島嶼這端,相形下,具有類似被殖民背景的香港,反而和台灣更能相濡以沫,從主流到非主流交換出更多聲音。

21世紀之後,中國隨著政權不斷流動交替、新世代崛起、以及網絡世代衝擊下,在思維上也漸次開放,我自己類比為朝向有點像是中世紀的「開明專制」一般,這樣一個從保守趨向改革的過渡時期,常常可以迸發出許多鬱悶已久的聲音,比方說台灣過去的羅大佑、骨肉皮、濁水溪公社等等,從生活經驗出發,參雜自我的音樂形式,表達含有極大社會意識、及批判性、甚至偏頗性的歌詞內容,而現在這樣的浪潮也在大陸慢慢炸開,前言一大堆,就是要帶出在這樣一個爆炸年代中,北京一個相當受矚目的聲音-刺蝟樂隊。

吉他、Bass、鼓的標準三件式組合,刺蝟深受Nirvana影響,以grunge為主軸,近年漸次加入噪音、龐克等元素,三件式無分強弱,在吉他效果器無止盡的音牆、回授之下,Bass基底沉住旋律韻調,饒富變化性的節奏拍點帶起整段聲線,最大特色的男、女雙聲主唱讓樂團的創作有著極豐富的聲音轉換,也撐起了樂團和聲表現。撇開旋律上的有趣、煽動性、以及渲染力,已發過《Happy Idle kid》、《噪音襲擊世界》、《Blue DAYDREAMING》、《甜蜜與殺害》、《陽光、歡樂、槍》等5張專輯的刺蝟,台灣直到去年才代理了《陽光、歡樂、槍》,主打歌〈燃燒的心〉直言「燒,不停的燒,我的良心在燃燒,我想殺光小人與無賴,背後捅刀與政治腐敗」,以及「頭頂高帽者,昂首默哀,鼻視人民,草帽停牌」,在在表達了新銳的大陸樂團時代對於社會的種種抒發。

〈和鯊魚一起衝浪〉則說「we are all bad bad bad bad bad seeds,we are all naturally born bad seeds ,I can't do any real thing in east country,I should not be born in the ancient east.」遊走在邊緣的批判力道,守住底線卻又隱然踩界的那股無形,正是當今大陸搖滾樂最生猛的文本。

除了”刺蝟”之外,另一支大陸樂隊”萬能青年旅店”最近為入圍今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NO》譜寫的中文主題曲〈烏雲典當記〉,更是大膽挑戰了官方的尺度,歌詞「沒有光,就用危險的常識,計算三七或六四。」看出玄機在哪裡了嗎?

刺蝟樂隊在3月第一個週末受THE WALL邀請來到南台灣參與大港開唱,3月4日也順行到了台北有一場室內Live演出,雖然現場群眾並不太多,但刺蝟依然很好的展現出他們的搖滾魅力,尤其是個頭嬌小的女鼓手,看似個國中生貌,鼓棒一拿起敲下的瞬間,那股勁道可絲毫不輸青壯年男性鼓手呢!

都說了音樂不分國界,不管你政治立場為何,世界上總有一些道理和想法是可以共通的,透過音符,我想我們有道橋梁在構築。

圖/網路

文/Ted

 

文章標籤

LiT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