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逆光飛翔》(Touch of the Light)是導演張榮吉從自己的短片《天黑》延伸擴大的作品,描寫一位眼盲的音樂系學生與一個熱愛舞蹈的飲料店女孩,相遇相知的感人故事,影片表現出主角們如何從困窘的處境掙脫,朝著理想的光線果敢堅定的奔馳而去,宛如一首悠揚古典的抒情舞。音樂光影極為細緻迷人,張榕容、李烈均表現出平實內斂的濃醇戲感。



「如果電影可以創造一個世界,我希望他看到自己,跨越現實的藩籬。」

導演張榮吉過去是以拍攝短片及紀錄片為主,還曾與楊力州共同執導紀錄片《奇蹟的夏天》獲得第四十三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當初因為受委託拍攝總統教育奬得主的影片,而結識了黃裕翔,之後拍出了裕翔的紀錄短片《序曲》,後來發展成劇情短片《天黑》,當然主角還是黃裕翔。此短片不僅獲得了第十屆台北電影節最佳創作短片,更入圍第四十五屆金馬獎最佳創作短片獎。之後更獲得王家衛的賞識,將《天黑》發展成劇情長片,也就是今日所看到的《逆光飛翔》。

看過短片《天黑》的人,大都會被那種純粹質樸的影像所感動,片中以一場音樂教室的聽力考試就展現出裕翔的絕佳音感。而女主角張榕容也藉由一段與男友的爭執,簡單點出她所遭遇的情感挫折,一幕兩人在音樂教室,黃裕翔彈奏著孫燕姿的「天黑黑」,張榕容跟這唱和逐漸情緒失控的宣洩,非常感人。最後兩人奔向海邊沙灘的橋段也是充滿豁然開朗的力量(長片也難以割捨這場沙灘戲而再度重演)。



「如果對喜歡的事情沒有辦法放棄,那就要更努力地讓別人看到自己的存在。」

到了這部《逆光飛翔》,因為素材支線變的豐厚,所以更能將視障者面對環境的絲微觸動用很細膩的方式呈現(含蓄朦朧的淺焦鏡頭所營造的光影氛圍相當契合)。電影從黃裕翔母親(金鐘影后 李烈飾演),隻身帶裕翔北上讀書開始,我們實在很難想像一個視障者如何在陌生的環境,沒有任何朋友的情況下住宿唸書。黃母只能先陪伴他如何適應環境,教導他自己打理。當然她不能一直陪伴著裕翔,但就像黃母所說的「他一定要自己試試看,我又不能陪他一輩子」,一幕黃母帶著裕翔學習如何從宿舍走到教室的戲,那種作為母親的擔憂不捨,卻不得不狠下心的複雜心境,實在叫人心酸動容。

從洗衣打理到去餐廳用餐,黃母不僅教導還要顧及裕翔的自尊心,連裕翔洗衣沒洗乾淨都不忍跟兒子明說,對於一個從中南部北上,在台北這個大城市都如此惶恐不熟的婦女,她該怎麼放心自己的視障兒子獨自生活。電影前半的支線都在刻畫這種糾結的親情難捨。相較於裕翔不假修飾的「本色演出」,演母親的李烈,幾乎是以平實節制的方式在詮釋一個母親的堅毅韌性,一場原本與友人(在裕翔大學任教)自在的喝茶,突然聽聞對方其實對於裕翔能否順利唸書感到擔憂時,李烈的表情瞬間轉變,以細膩收斂的方式,展現一個母親對愛子的在意呵護。她將會是金馬女配角的大熱。

「難道一定要參賽,才能被看見嗎?」

對於黃裕翔的眼盲,張榕容飾演的小潔則是個前途茫然的飲料店員。有個沉迷電視購物的敗家母親(金鐘影后柯淑勤 飾演),而跳熱門舞蹈的花心男友則不時會偷吃。她自己有個舞蹈夢卻因現實環境所逼而無法如願,只能窩在狹隘單調的飲料店掙錢過活,直到她遇到了裕翔。她看到裕翔不因自身限制而放棄理想努力,在經過親眼目睹男友情變的打擊之後,她決心朝著自己的理想前進,進入了知名舞蹈家許芳宜(她真是個神奇的藝術家一現身起舞便震懾全場)開設的舞蹈教室。

張榕容本身就是兩度金馬影后入圍的優秀新生代女星,她的悟性極高,演戲具有一種透明清徹的質地本片雖然不若《陽陽》般高難度的演出,但無論是與素人黃裕翔對手戲的刻意生活化,或是面對情傷所受的苦痛折磨,她收放自如地詮釋出各個情緒面向的層次,眼神肢體盡是戲。而室友閃亮則是影片不會流於悲情的喜感催化劑,也是導演特地設計出的一個角色,讓裕翔的校園生活有了同儕相依的鮮活色彩。我們可以猜想導演想藉由這個角色將裕翔從過於自閉壓抑的世界中拉出,過著一般大學男生都有個嘻鬧生活。

片尾,原本因為幼時參賽陰影而不想參加任何比賽的裕翔,在閃亮等夥伴的幫助下重新登上舞台。這場戲交錯剪接張榕容參加國際舞蹈團甄試的畫面,一面是音樂的奔放,一面是舞蹈的宣洩,雖然不免流於通俗設計(那些評審的演出略顯浮誇),但夠熱血勵志。我們看到了劇中人對於理想的努力堅持,以及朝著逆光勇敢飛翔的勇氣,讓本片雖是小品,卻有濃厚情感底蘊在心中不斷泛起陣陣漣漪。

電影資料
導演:張榮吉
演員:張榕容、黃裕翔、李烈、閃亮(謝侃均)、黃連煜、張懷秋、許芳宜
上映日期:2012-09-21
發行公司:華納/傳影互動

電影預告



撰文:Alan Chu

文章標籤

LiT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