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文藝青年」成了一個不全然是正面性稱謂的詞意,他可能帶有某種標籤、給予個體的包袱、行為或裝扮的指代,就跟「Rocker」一樣氾濫。如果說在這樣的氛圍下,還能有誰可以扛住這樣的定見瀟灑的展現出「文藝青年」該有的模樣,我以為就是Finn了。

某個週休的晚上,我走進了油漆未乾的台中浮現LiveHouse,當晚的演出是一場大雜燴,台下觀眾寥寥,大概只有十來位吧,一個裝扮簡單的男生帶了把吉他走上台,開口唱著:「寫完最後一道習題,向晚微風吹起,我披上外衣,啟程迎戰假想敵……。」

我不太確定是當天的油漆味濃厚的讓人恍忽,還是黃湯下肚後造成的暈眩感使然,Finn唱出的聲音伴隨吉他的刷扣,化成畫面一幕幕鑽入腦海中成像,眼中錯置的即視感反覆輪替。也許是喜好上的重複性,Finn唱出的歌詞與旋律很容易代入成自己的生活經驗。生活已然太掙扎,當晚在浮現的地下室,我聽到了一個不插電的小憤怒,在社會的背後用比較沉靜的方式大聲嘶吼著。

事實上我是這樣理解的,較之於多數我所認識的創作歌手們,Finn是用一種比較像是社會脈絡該有的方式在過著日子,他可能也要每天早起上班、在FB上感嘆著工作的無趣、思考著不著邊際的未來、然後偶而到某間咖啡館以表演之名行見老朋友之實,他的生活邏輯就是我們的生活邏輯,所以自然唱出了一些早已被都市車水馬龍所隱藏的內心思緒,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很好說出自己的想法的,但Finn替我們說了,其實他也只是在替自己說而已。

Finn早期錄音作品多散見在合輯當中。2005年Finn以樂團「PennyLane」參予了默契音樂發行的《開始》合輯,收錄了〈螞蟻筆記〉、〈小聰明〉、〈阿珠的陷阱〉。

2007年,位於台北公館的咖啡廳「海邊的卡夫卡」慶祝一週年,推出了《卡夫卡不插電》合輯,Finn首次以個人名義參予合輯,收錄了〈文藝青年〉以及〈改變自己〉。

2009年3月,總是活在合輯中的Finn,終於推出了個人首張EP,就是《青春輓歌》,另外還收錄了〈理由〉。

10月,Finn再接再厲的推出了個人首張專輯《我小時候是嬉皮》,序曲的〈世界名曲〉破題的點出了Finn對自我音樂的期許和信心。

同樣是在2009年,Finn參予了「小草地音樂節」的合輯製作,改編了〈小紅妹妹與小熊〉,也是他截至目前為止最後的實體發行作品。

Finn在4/22要和前面也曾經撰文介紹過的葛洛力、偷摸大雞、以及丁丁與西西一起在華山演出,喜歡的朋友可以去聽聽囉,在週末度過一個民謠的午後,應該會是相當愜意的事情吧。

圖/網路

文/Ted

文章標籤

LiT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