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金馬獎,在國片升溫拉抬的加持下,吸引了比以往更多的焦點,在許多電影工作者長期的堅持與努力下,亞洲的電影產業,似乎愈來愈蓬勃發展,就實際面來說,也有愈來愈多人願意在電影市場投下資金,也因此催生了一部又一部的好片。一部好的電影,除了在導演、演員、鏡頭上要下足功夫外,電影配樂更是非常重要的一環,正好搭上金馬熱潮,小編在此就跟大家一起來品味今年入圍金馬獎的原創音樂吧。

金馬關於音樂的獎項,共有兩項,一是最佳原創電影音樂,這個獎項主要是針對電影整體的配樂製作,評審目標為整張電影配樂的原聲帶,透過不同的音樂情緒與畫面結合,將觀賞者帶入電影所想表達的情境,時而澎湃激昂,時而靜謐動人,正是電影配樂的精神,以驚悚片來說,配樂是最能夠牽動人心的,若是不聽聲音,只透過畫面恐怖感絕對下降不少;而另外一項關於音樂的獎項是最佳原創電影歌曲,此獎項針對的則是電影主題曲,入圍都以單曲為主,重點在於這首歌曲是否能將電影的精神完整的傳遞,簡單來說,就是當你聽見這首歌曲,會立即讓你聯想到「喔~就是那部電影啊!」,一部成功的電影主題曲,往往可以帶動不少的票房。

這次就先來談談入圍今年金馬最佳原創音樂的作品吧,今年共有五位音樂人共四項入圍,分別是

鍾興民,黃韻玲 被遺忘的時光 

王希文            翻滾吧!阿信 

何國杰            賽德克‧巴萊

吳泳默            鋼的琴

《被遺忘的時光》

天王天后御用製作人鍾興民與鋼琴才女製作人黃韻玲聯手合作,電影中不難聽出許多非常具有親和力的流行音樂曲風,黃韻玲在鋼琴的編曲上,有許多以圓滑彈奏的和弦,純粹單純帶出了動人溫暖,而鍾興民老師則是以其拿手的混搭樂器編曲技巧,在配樂裡編寫了許多特殊樂器,如手風琴、口琴的旋侓獨奏,似乎讓觀眾就像跟著電影中的年長者,一起進入過往回憶,最令人激賞的是配樂在感傷後帶出盼望的堆疊,是非常分明的。

《翻滾吧!阿信》

王希文,台灣新一代的fingerStyle吉他演奏音樂人,也是全方位的音樂製作人,雖然沒有資深的經歷,但音樂作品非常廣泛,除了本身演奏技術佳,也赴美進修配樂,在2009年以《曬棉被的好天氣》,得到第44屆金鐘獎的最佳音效獎,本次則是以《翻滾吧!阿信》入圍金馬,在劇中的配樂,許多吉他速彈的編排,讓電影充份呈現出年輕活力的衝勁,而幾場主角與朋友間內心掙扎的情境中,弦樂搭配電吉他的輕獨奏,帶出了惆悵與感嘆的情緒,在動與靜之間的轉變,拿捏得宜。

《賽德克‧巴萊》

《賽德克‧巴萊》是台灣影史上最燒錢的電影,光是配樂就花了七百萬,導演魏德聖特邀了過去曾入圍三次金馬的新加坡配樂大師何國杰操刀,配樂錄製更是請到了來自澳洲約50人的交響樂團,錄製了超過50首的配樂,在亞洲電影裡真的稱得上是大排場的配樂編制了,小編認為何國杰最傷腦筋的,應該是要如何結合台灣原住民的傳統調與西式交響樂,在樂曲的每一個段落,大多以變奏進行轉調,在電影進行中,畫面是道地的原住民風格,但搭上西式交響樂後,不至於有太衝突的感覺產生,實是成功結合,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不少劇中準備出征的場景,都有用上原住民特殊樂器「簧片」,因為簧片沒有音調,何國杰用大提琴為背景旋侓,以降E小調配合簧片,是非常聰明的編排。

《鋼的琴》

如果你不看畫面,只是單純的聽音樂,《鋼的琴》電影配樂乍聽之下就像是北歐的民族音樂,但是當配合畫面一起欣賞,這部電影是道道地地的中國電影,無論場景、人物都是亞洲風格,編曲者吳泳默將中國樂曲特有的音調,即宮、商、角、徵、羽沒有Fa跟Si)的旋律特性,透過三連音的圓舞曲風格以及小喇叭與小提琴交織的俄羅斯風格行進曲表現出來,以致於當你細聽之後,多少可以感覺有一種民末清初的中國式音侓,而整部電影,也因為這樣的曲風而定了調,將中國藍領階級的工作情境與以音樂貫穿的主題完全結合。

本次入圍的作品風格迴異,相當南轅北轍,市場也非常不相同,有資深的流行音樂創作人,也有新一代的搖滾精神,有大製作大成本的交響配樂,還有風格特立的小品創作,小編在此當然不預測誰會得獎,因為每一首配樂都讓其專屬的電影更加生動,並增添了劇情的色彩,下次觀賞電影時,不妨用點兒心聽聽配樂吧!

 

圖片來源/網路

文/Steve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TV 的頭像
LiTV

LiTV 一起 輕‧生活!

LiT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