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透過風和日麗唱片行註一,黃玠發行了第一張創作迷你專輯「綠色的日子」,由黃小楨製作,魏如萱配唱其中兩首歌,並由此開始他的音樂生活。而歷經三年沉潛,黃玠終於在2010年9月發行了全新創作專輯「我的高中同學」,一樣由黃小楨製作,蕭青陽擔任專輯視覺設計。在專輯發行前夕,TiVo輕生活(以下簡稱“TiVo)特別拜訪了座落於台北市民權東路巷弄間的風和日麗唱片行,請黃玠(以下簡稱“玠”)跟我們聊聊。

TiVo:為何會選擇從事音樂工作?

玠:其實我沒有說一定要做音樂,但是我好像只喜歡這個東西,但是不確定有沒有辦法做,不過在當兵的時候讓我想了很多,尤其那時候賣了一首歌,就是Makiyo的<你到底>註二,那個現在看來好像是小事,可是在當時對我來說的感覺是:「哇!我的創作幫我賺到錢了。」而且,在他的CD裡面,歌詞內頁竟然有我的名字,這對我而言,確信我的音樂是存在著可能,並且可以維持生活,所以才開始想要不要做音樂,然後查爾斯註三也會一直鼓勵我。

TiVo:跟風和日麗的緣分?

玠:其實我大學三年級就認識查爾斯了。那時候跟志寧註四在大學一起玩的929樂團註五到台北表演時,被黃一晉老師註六聽到,他那時候有在找團,對929就蠻有興趣的,也間接認識那時候跟黃老師一起工作的,現在我的老闆查爾斯。雖然最後不了了之,但之後查爾斯跟我還有志寧一直都有連絡,包括我在當兵時都有保持聯絡,退伍後就一起做音樂。

TiVo:既然過去曾有寫歌給Makiyo過,那怎麼沒考慮朝大型唱片公司去發展?

玠:自己做比較自由,而且我覺得大公司他們在做人的時候,其實他們都有設定一個樣子,甚至是一種參考,他會希望你變成什麼樣子,但他並不會因為你是什麼樣子,就把你弄成什麼樣子。我是覺得既然都要寫歌了,我不想要被限制變成什麼樣子,因為音樂一定也會受影響。
 
TiVo:所以跟查爾斯是退伍前就有合作?

玠:那時候還沒有合作。我覺得當兵前做什麼都沒有用,都假的,退伍後才可以真正放開手腳的去做。之後我去當兵,吳志寧比較晚當,就在那時候他就先做了一張929樂團的專輯,就是封面是撞球的那一張同名專輯,之後他去當兵,我出來了,就換我做綠色的日子

TiVo:那來談談「綠色的日子」這張迷你專輯吧。

玠:第一張「綠色的日子」是我退伍以後發的,所以那張講的東西包括創作部份,是從學生時代到當兵的過程,到剛退伍的那一段時間,的一些心情紀錄,像25歲就是大學時候寫的,就是在想以後會發生什麼事情,自己都不知道,香格里拉是在講說,我可能很有衝勁,很有抱負,但是當擁有那些資源,或是獲得完全的自由的時候,是不是真的可以做一些什麼。其他就是一些情歌,主打的綠色的日子就是在講當兵的事情。第一張主要就是講這些。
 
TiVo:「綠色的日子」裡面其實有幾首歌是找娃娃魏如萱配唱,當時怎麼會想找他合作?

玠:那時候風和日麗有想要幫娃娃註七做一些東西,加上那時候我在歌唱上的能力沒有很好,而且我也喜歡娃娃,也想聽看看他會怎麼唱,而那幾首作品也都很適合女生唱。我覺得我唱歌比較像是在講事情,他唱歌的話就是比較有表現的感覺。他除了有唱出我原本歌曲的東西,也唱出了別的屬於他自己的東西。

TiVo:接著來說說第二張專輯「我的高中同學」吧,在創作的想法上跟第一張有甚麼差別?

玠:我也出來做音樂也做一陣子了,這年紀也開始會接到大量喜帖,除了包紅包很苦之外,就是會遇到一些曾經跟你一起生活的人,然後會發現,大家討論的事情都非常不一樣,尤其是我都會是標靶,所有人都會問說,你在做什麼?可以生活嗎?一開始可能會圍繞著一些外圍話題,話題開了,最後一個問題都是,這樣你一個月賺多少?但不會有人問我快不快樂。專輯名稱叫做「我的高中同學」,講的就是這個東西,就是我們常常沒什麼選擇,到了一個時間,可能想都來不及想,或是你根本不知道,也從來沒想過自己要幹嘛,就一直被推一直被推,接著就踏入了體制,被社會的洪流捲入,永遠都出不來。但是我也幫不了什麼,就只能像歌詞說的,只能陪他們玩,讓他們開心一點。


 
 

TiVo:專輯收錄的<台北balaba>表達了你對台北這城市的一些心情,你對這地方的感覺是?

玠:其實我是台北人,但是在台中唸書加當兵大概七年,所以退伍後回到台北生活很不習慣,頭一兩年尤其受不了,每次坐客運到台中,一下車,就有一種很難形容的感動。台中有一種自在,不太有人盯著你看,大家都過自己的生活,天氣都很好,步調是剛剛好,如果再南邊一點可能就更慢,在台北又太快了,但是在台中就是剛剛好。那時候就在想,為什麼做音樂的人全部都擠在這個地方,甚至更扯的是,你看一個台大附近就5個LiveHouse,女巫店河岸留言這牆海邊的卡夫卡地下社會。就大家為什麼都擠在這裡呢?會有這個疑問,但住久之後就知道,這地方真的是很有魅力,台北這地方很怪,它很緊張、很憂鬱,在這裡你腦子時時刻刻都在想事情,你很不容易放鬆。
 
TiVo:這樣不是很矛盾嗎?你說在這邊被人家盯著很不自在,但是在這裡又能促使你往前進,所以你是處於一種很矛盾的心情?

玠:也不矛盾啊,看我想要什麼,想要養老,就去我覺得很爽的地方,但是想要對這生活一直都很有感受,或是需要很多刺激,我就會覺得台北是一個很好的地方。其實我也喜歡這裡,就像不一樣的人,你喜歡他不一樣的地方是一樣的意思。

TiVo:兩張專輯隔三年,中間都在忙些什麼?

玠:除了跟著929樂團到處巡演之外,就是一直在寫歌,這不會停的,只是有沒有把它完整的變成一個東西的差別而已。2009年到2010年之間就是錄音,偶而接一些零星的表演。因為是第二張了,所以會想很多,你會希望很不一樣,我覺得這十首歌都很好,我不想要辜負他們,所以做的時候有特別小心,而且整張就是我跟黃小楨註八龜在錄音室裏面,他也苦我也苦。寫歌的時候最爽啦,錄的時候最苦。歌是都早就寫好了,編曲也是很早就完成,只是在錄的時候,小楨會跟我討論怎麼樣會比較好。因為做六首歌的EP跟十首歌的專輯真的差很多。六首歌的你可以弄好像很一貫的風格,也許有點Demo有點民謠,可是十首的話,你就不能這樣搞,要有一個主題性,所有編曲要有一致性但是又要有差異,當然都還是以木吉他為主,那還是我比較能掌握的部份,但是有加很多MIDI的東西。

TiVo:剛剛提到了黃小楨,我們知道你兩張作品的製作人都是黃小楨,來分享跟黃小楨合作的狀況吧。

玠:小楨是值得信賴的人,不管是工作態度或是藝術方面的直覺,可以完全信任他,我很喜歡他的作品。找他當製作人的話,他覺得是怎麼樣,就一定是怎麼樣,他雖然也會跟我討論,但我一定讓他做最後的決定。然後他個性是很溫和,表達能力很好,很會體諒創作者的心情,因為他自己也是一個人的創作者,我覺得這差很多喔!你可能找很厲害的製作人來,但是他卻不知道我在想什麼,但是小楨知道我在想什麼。

那在做第一張時其實很苦,因為我很弱,所以完全是由黃小楨主導,第二張也很苦,因為要的東西更多了,也許是因為進步很多,但也因為進步多了,所以想做更多東西,加入更多元素,像我這次就加了很多電音。但是做第二張的心情是比較好、比較輕鬆的,因為也出來做這麼久了,東西會比較熟,而且到了第二張,我有感覺到,小楨知道我已經有辦法做一些決定,所以他也都會以我的意見為第一考量。

其實我覺得,雖然跟小楨久久才會連絡一兩次,但是需要幫忙時,他還是都會幫我,我想他是很喜歡我的歌的,要不是如此,他也不會對我那麼好。

TiVo:做小型Live演唱跟做大型演唱會,在心情上會有什麼差別嗎?

玠:以女巫店來說,我第一場就在那邊唱,那種人數,氣氛,就是讓我感覺,在女巫店唱歌,我可以說很多的話,我是想要跟人家聊天的,而不是完全來唱歌給你們聽的感覺,所以在女巫店我都會講很多話,這樣很爽,除了滿足觀眾,也要滿足我自己,就是跟你們聊聊天這樣子,可是像那種比較大型的,那種上千上萬人的音樂祭,我就會覺得,這就是一個表演,不一定大家都會認識我,所以我想的是,要把音樂都好好的表現出來,當然在女巫店也是會好好表現,但這是不一樣的感覺,主要就是講話方面會差很多,像大型的,必要講的講,但有的沒的就不會多說。

TiVo:你剛剛有提到跟觀眾聊天,那你覺得你在做獨立音樂的過程中,跟觀眾是怎樣的互動關係?

玠:跟主流的不一樣,因為他們有大量宣傳嘛,可能第一次出來,遇到的就是超大批的群眾。我們的話是一點一滴,那些人看著你漸漸的成長,或是愈來愈多人知道你。這種關係,不能說是朋友,但是一種很微妙的關係,就是表演的時候,你跟她們很接近,但私底下你當然不可能每段關係都去經營,每天光是接電話就飽了。所以那是一個很微妙的關係,又親近又陌生。

TiVo:自己可以選擇的話,想要成為怎樣的一個狀況去做音樂?

玠:我會想要像羊毛衫(The Cardigans)註九的團,可是那有點難,那也要五個人都是天才才有可能,我想要做很漂亮的東西,然後歌非常好聽,講的事情是有思考性的。
 

TiVo:有一天唱不動時,有沒有想過其他可能?

玠:製作人,或是寫歌給人家唱吧,我可能無法一直在最前面,但我可以一直寫。不過不知道為什麼人家很少來邀歌,也不是沒有過,不過好像都沒被採用,可能是我們的東西個人意識都太強了。如果真的是做跟音樂完全無關的,那其實想去做電玩遊戲測試,就是新遊戲出來,一直玩它,看它哪裡有問題,我玩電動超強的!

TiVo:有沒有想過說自己做音樂會走到哪裡?或是希望自己可以走到哪裡?

玠:我希望喔,收入可以多一點,因為我也很努力,也沒比上班族偷懶啊,所以會想要收入多一點。其實主要是可以一直做音樂,收入不匱乏,東西愈做愈好,可以到更大的地方,其它就沒什麼多想,就是一直做出自己覺得很好的音樂這樣就好了。

在訪談的最後,黃玠說:「創作者在社會上的功能其實很難判斷或是衡量,可能是一個沒有生產力的米蟲,或是改變世界的偉人。坦白說我創作都是為了自己,所以能和別人有共鳴對我而言是一件感動的事,而且讓我更有力量去感受生活裡一些重要的小事情。

最後引用風和日麗老闆查爾斯形容黃玠的一段話:

黃玠就是看得見我們視而不見的風景,我說的不是靈異感應那種,是你我每天經過,卻不曾在意細微而動人的記憶,黃玠用他的音樂一句一句還原那些美好。當我們聽見,才恍然想起,是啊!就是這樣。然而氣人的是,那些流暢的旋律,那些動人的語句,卻像是原本就存放在他腦海裡,只要按一下“輸出“,一首首撼動你我的歌曲,就完完整整的存放在硬碟裡了。聽著黃玠的音樂,我常常覺得,黃玠比我自己,更靠近我自己。

黃玠相關作品:

風和日麗網站
黃玠BLOG
黃玠FaceBook

註一:台灣獨立音樂廠牌,原本販售國外獨立唱片,如今則投入台灣本地獨立唱片的行銷代理,包括陳綺貞單曲、自然捲、929樂團等一系列單曲唱片。
註二:收錄在2004年維京唱片發行,川島茉樹代專輯「魔術代」。
註三:風和日麗唱片行老闆。過去曾在波麗佳音、魔岩等唱片行擔任唱片製作、企劃、行銷等工作,2003年創辦風和日麗唱片行。
註四:929樂團主唱兼吉他手。目前以個人名義發展中,父親為台灣知名詩人吳晟。
註五:風和日麗旗下民謠搖滾樂團。目前暫時休團,成員有主唱兼吉他手吳志寧、貝斯手嘟嘟、中音笛兼吉他手黃玠、節奏樂器兼合聲小龜。
註六:獨立廠牌「默契音樂」負責人。曾策辦三屆小草地音樂節,本身也是知名音樂人,曾和自然捲奇哥、100%的Robert合作「三腳貓樂團」。
註七:本名魏如萱,前自然捲樂團主唱。目前以個人身份發展,已發行兩張個人專輯,並在中廣音樂網擔任主持。
註八:前友善的狗旗下創作女歌手。曾入圍第10屆金曲獎最佳新人,現多以幕後製作為主,少有表演。
註九:瑞典樂團。組於1992年,風格多變迥異,憑藉女主唱Nina Persson出眾的唱功,很好的帶出樂團的主體風格。

文:Ted
攝影:Wang Szu-Yin、李小火
圖:風和日麗提供、網路



LiT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