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公共電視推出了一個全新型態的節目《誰來晚餐》,它混合了紀錄片、實境秀以及美食,以『邀請名人到你家與你共進晚餐』為梗,剖面台灣平凡家庭的酸甜苦辣鹹,收視率表現不俗,也得到許多正面的迴響。
 
4月13日起晚上9:00到10:00,《誰來晚餐》全新第二季就要開動,第二季有哪些不同?又有哪些名人會到哪些有趣的家庭?TiVo輕生活(以下簡稱TiVo)特別採訪到參與《誰來晚餐》第一季以及第二季製作的公共電視企編巫知諭小姐(以下簡稱”巫”),為我們介紹這個節目以及分享這個節目的製作過程。

TiVo:請問一開始這個節目的元素是怎麼討論出來的?

巫:一開始我的(節目部)經理和副理找我來參與這個節目的時候,就是想要拍一般家庭裡面的故事,就是一對夫妻,本來好像兩個人在一起討論的時候都OK,然後一轉身到廚房,那女的就會說,根本不是這樣子之類的,我們要拍的是這種…

TiVo:所謂的家庭動態?

巫:對、對、對,就是這種有趣的、互動的東西。就是大家在一起吃飯的時候本來是一片和樂的樣子,可是等到私底下的時候,不見得會同意對方,我們要抓的是這種東西。可是我看到製作人的企劃案的時候,是那種(找名人來吃飯)深度對談,美食桌上談心啊,就覺得很奇怪,之後大家一起討論的時候,發現大家都只有一個很原始的想法而已…後來我們副理就找他的一個朋友願意被實驗,就先拍了第一集,我要拍他們家有趣的東西,然後他們三餐怎麼吃,然後找一個名人來吃飯,拍完時整個架構是什麼其實都不曉得,回來我依此寫了一個劇本,大家都覺得說,好像是《紀錄觀點》,我們就很擔心,因為我們要的是娛樂性,後來大家想,也許OS(旁白)是個改變的方式,可以讓它整個調性活潑。另外就是怎樣想辦法一直吊住觀眾,『到底是誰來晚餐?』這件事情就成為一個勾子一直吊住觀眾。我們還會針對每一個家庭,做一些特效,來玩這個家庭,這些都是(拍攝)事後想到的。這是第一集做實驗的時候(的過程)。

TiVo:第一集是〈太麻里民宿之家〉?

巫:〈藍綠之家〉那個找鄭弘儀來的是第一個。〈太麻里民宿之家〉是我拍的第三集了,是我們已經熟練到(一個地步,加上)剛好又拍到一個這麼有趣的家庭,效果才出來…真正的範本是〈太麻里民宿之家〉,就是有達到他們想要的東西。
圖:誰來晚餐
〈太麻里民宿之家〉-公視提供
TiVo:就是結構已經出來,但這個tone調比較符合他們想像中的樣子?

巫:對。我們第一段都是家庭拼盤嘛,家庭拼盤很重要就是一個家庭的故事,(拍〈藍綠之家〉)那時候我們拍得不夠多,只是輕描淡寫,那時候把焦點放在三餐怎麼做、怎麼吃這樣子,然後想說他們會找怎樣的來賓來吃,那吃飯的時候會發生什麼事這樣子。那時候想的比較是放在吃飯跟生活上,可是對家庭故事這個事情沒有想得這麼清楚。

TiVo:所以現在第一個單元是家庭拼盤,那接下來是?

巫:接下來就看你怎麼調整,(接下來)就是酸甜苦辣鹹,有些就直接進入早餐、午餐、晚餐,然後就是來賓名單,然後就是冰箱大突擊…因為從冰箱可以看出這個家人的個性,因為第一集的(主人)是個廚師,就會在他的冰箱裡看到很多的醬料,那是不是可以用那個醬料做出什麼菜,大家就想是不是有教大家做私房菜(這樣的單元)。第二季大家覺得應該要改變一點元素,最後比較成型的就是我們多了一個傳家寶的單元。

TiVo:這,蠻沉重的…

巫:我們就盡量做得輕鬆一點,我們同事就有拍到一個蠻有趣的傳家寶,就是一個鍋子,他爸爸從以前傳到現在,然後怎樣利用這個鍋子做菜,這就不會很沉重…我拍一集醬油的,那個爸爸有一個釀造師的執照,好像很久以前就只有那一屆有發釀造師的執照,後來就沒有了。這就是一個短短的小篇幅,會讓人覺得蠻有趣的。

TiVo:雖然這個節目是個實境秀,在執行上它還是有記錄片的成分在,針對每個家庭,在製作上有沒有什麼困難點?平均一個家庭蹲點多久?

巫:我們通常是一個企編搭一個導演,企編就是找家庭、回來要看帶子,寫腳本,等於就是做好整個紙上剪接;那導演就是現場要負責攝影,回來要負責剪接。現場的編導工作,是兩個人要共同負責的…是企編和導演合作的東西。時間的話,快的有時候兩天就收工了,有些人可能需要花到五天,視每個人狀況不一樣。

TiVo:那大概有多少個這樣的team?

巫:…這一季的話固定班底就有六個企編搭配四個導演,因為這一季集數比較多,我們陸續找其他的企編進來,我們也會找外聘的導演。

TiVo:所以這一季有幾集?

巫:之前說是45集,但今天突然說要60集,這樣子。

TiVo:這個節目拍的其實是所謂的家庭互動,這個有時候是蠻難掌握的,譬如我們剛才在討論〈台南分居家庭〉這一集…

巫:我們的經理之前就有拍過他們的紀錄片,但一直還沒有完成,所以她跟這個家庭很熟。

TiVo:所以他們已經有互動了?

巫:對,而且他們對這個媒體也很了解,他也是一個很坦誠的人,他願意把他的生活和他的苦講出來…他就是希望藉由這個畫面的紀錄來看他的小孩有沒有轉變,所以他是非常開放的。

TiVo:這個會讓我想到,日本也有的實境秀,譬如《搶救貧窮大作戰》,他們就做得比較會有一種“秀”的感覺…

巫:…我覺得他們因為那個是一個秀,有些東西他們會刻意安排吧!其實這些受訪者他們也有講,他們不知道要怎樣配合我們,他說他只是過日子,我就說:”對,我們就是拍你怎麼過日子。”

TiVo:那你們在製作上有沒有遇到什麼危機或是特殊的例子?

巫:我有拍過失敗的,最後沒有辦法拍攝下去。我覺得這個作品真的是,除了工作人員以外,還有家庭(所)共同創作的東西,如果那個家庭不願意真的很坦誠的話,那我們會拍得很辛苦。
圖:誰來晚餐〈
苗栗客家夥房〉-公視提供
這一季有一個同事他拍了一個客家夥房,那個受訪者對於他們那種回歸自然的生活方式,不見得完全同意,就是那個爸爸想要這麼做,可是媽媽不見得同意,所以她有很多苦,但是面對鏡頭的時候她又不講,他們有的時候拍一些東西,她會閃躲,那個效果就出不來,但是最後還是勉強把它做完了。我之前拍了一個同志家庭,就是有兩個男朋友,可是那兩個男朋友都不能曝光,他們也不希望讓他們的原生家庭知道,可是其實他們的原生家庭根本就知道,我們有去拍,他們的原生家庭馬上就跟我們講說,你知道他是那個嗎?拜託你們拍這個幫他徵婚,可是她再面對我們的時候,她就不准我們再問了,我們第2天去拍得時候,他的家人就什麼都不敢講了。後來在溝通他願意讓我們拍多少這件事情,他就是很火大,可能是因為現場有一些狀況讓他看到了,讓他覺得不舒服吧!那個時候我真的很深刻的感受到這個作品真的是家庭跟我們一起的創作。

TiVo:因為畢竟還是有紀錄片的性質在,針對這件事情還是會有紀錄片的美學或是一種原則的衝突。

巫:像(〈太麻里民宿之家〉)美恩那個家庭,不是我們預期的,我知道媽媽跟女兒很愛鬥嘴,可是我沒想到鬥成這樣,我也可以理解,其實他們就是因為難得有媒體去,他們就是很開心「演」,也不是說真的演啦,我覺得我們就是有抓到有些人是真的有「表演慾」的,他一面對鏡頭就開始非常活潑。像我這季就有拍到奶爸,他就是在家裡帶小孩,有些問題他不跟他老婆講,可是面對攝影機就一直講一直講,他其實也不介意讓他老婆知道,

TiVo:他只是不習慣直接跟他老婆講,這是溝通的問題。

巫:所以我們就會覺得有些人真的有表演慾,其實很愛,這是很有趣的事。

TiVo:你覺得你們是在找一種特殊性還是普遍性?

巫:都有。我們一定要從普遍性裡面找特殊性,其實我們拍很多家庭,很多都會說:「我們家很平凡,幹嘛拍我們?」我們就會說,就是因為你們很平凡,可是太平凡的時候我們也要寫出一個主軸,這個故事還是要有一個主軸,像我拍了十幾個家庭,總要去找出這個家庭跟別的家庭的特色有什麼不一樣,不然我沒有辦法寫出來,所以真的是普遍、平凡家庭裡面,它的特別的地方。

TiVo:其實因為這樣的關係,可以看到台灣社會或是台灣家庭,有一些共同的價值,或是有一些不一樣的東西。

巫:而且我覺得,對我來說,像我是喜歡寫戲劇的,以前學電影的嘛,就想要寫戲,可是我覺得以前真的是坐在位子上空想,可是現在你是打著做節目的名號,就直接跑到人家的家裡去看人家怎麼過日子。

TiVo:這是你第一個類似紀錄片的作品嗎?

巫:對,其實也不是,以前就是拍一些比較正經的人物,

TiVo:那種已經習慣於鏡頭前面,鏡頭前面有他一個樣子,就沒有辦法看到他鏡頭外面的樣子?

巫:對。我覺得做這個節目真的就是你深入人家家裡,看到那麼多…我不想用偷窺那個字眼啦!我們去拍,整天跟著兩三天,再ㄍㄧㄣ的人都會有他自然的一面跑出來,像其實那個時候的〈藍綠之家〉,他也不是ㄍㄧㄣ啦,可是他就是覺得表現他比較好的那一面,可是他以前可能動不動就罵小孩,可是一有鏡頭,他就不敢罵了,然後我們等了很久,終於不小心拍到他打小孩(大笑),就是鬆懈了,就是跟個兩三天,他大概沒注意,就打下去。

TiVo:那害羞的家庭會很多嗎?

巫:通常不會,因為通常他們願意被拍,某種程度以上他們就是願意了,如果很害羞的話,一開始他們就不肯了。

TiVo:那收視率,或是觀眾的反應呢?

巫:其實收視率最早開始就是0.2幾,到第2個禮拜就是0.3%,最後有衝到0.4幾吧,衝到0.4幾之後,好像就有下來,好像已經固定觀眾差不多在0.3左右。其實網路上蒐尋你會看到很多部落格在討論我們的節目,像有一個媽媽她就寫了…因為有一集講到醫生的,就是有一個年輕人他是在醫學院唸書,只是他不想去當醫生,那個媽媽就覺得他終於比較瞭解他兒子在想什麼,她兒子好像念法律,可是他不想去走這條路,媽媽一直不曉得為什麼,她看了那一集她就很感動,她就覺得她比較知道她的小孩在想什麼。我覺得最重要的是觀眾真的有看到多元家庭的面貌,也有觀眾反應跟我很像,就說從來不曉得別人是怎麼過生活,從這個節目看到原來這麼多人是這樣子過生活。有一個朋友他是看了很感動,他說原來這麼多人都這麼努力的在打拼,在這樣過日子。

TiVo:那作客的來賓呢?

巫:作客來賓來都很高興,那些藝人,剛開始我們敲通告都敲的很辛苦,因為他們搞不清楚這個節目是要幹嘛…後來因為(節目)知名度比較有了,很多藝人看過我們的節目以後,像Roger,之前據說他的開價是很高的那一種,他就是不要,因為他根本不想賺這些通告費,被人家當娛樂的那種點,結果第二季的時候他們說他們有看過這個節目,他覺得這個節目很有意思,然後那個通告費就拿的很少,來了之後也聊的很高興。

TiVo:每一個家庭都有他們想要見到的名人,這些名人大概是哪些人?像上一季最有印象的就是阿基師、周杰倫,這一季呢?

巫:第二季發現一個現象很有趣,敲的通告分兩大派,一個就是海角七號派,另外一個就是悶鍋派,海角七號的效應真的就是有出來,他們裡面的人我們幾乎都找了(笑),茂伯啦、田中千繪啦,甚至有想要找魏德聖,也有人要找裡面那個小女孩大大。然後悶鍋幫的幾乎都被我們找光了,郭子乾、邰智源、阿Ken都找了。

TiVo:在你們宣傳帶裡出現的一些名人,那些是空包彈嗎 (王偉忠、蔡依林)?

巫:蔡依林是我們主動邀請的,他們也答應了,家庭是開放報名,現在已經有人報名了,我們還在篩選。王偉忠和蔡依林是一定會找的,我們是先敲好名人,反過來找家庭。我們這一次其實比較少找政治人物,因為我們上一季(節目),很多家庭就是會講一些民進黨的人,也有講國民黨的人,可是就一直被放大,在觀眾討論區裡面就有藍綠大戰,吵的非常兇,而且對我們的節目幾乎是用辱罵的字眼。

TiVo:可是那也是生活啊!你們也可以平衡報導…

巫:我們有想要找啊,可是這些家庭也是我們挑的,我們總不可以強迫他們找(名人),像這次有兩個家庭要找馬英九,我都有寫信去呀,問題是他就是沒辦法來呀。我們這次除了就是像總統這種等級的,其他的我們能不找就盡量不找。

TiVo:那你有想過如果到你家採訪,你要邀請誰嗎?

巫:陳文茜!因為我覺得她比較有世界觀…

TiVo:我們在部落格中發現有企編寫到,拍攝時其實來賓和主人都沒有什麼人在吃,最後就剩下很多菜,工作人員都吃不完,是不是這樣?

巫:其實每次都這樣。因為去的名人,他們知道他們的目的是什麼,就是陪大家聊天嘛,而且他們就是要馬上達到任務啊…我們也會很著急啊,開始丟問題啊,所以他們通常大概吃幾口,就開始一直講話,一直講話以後,通常那個飯就沒有吃,最後都是工作人員在吃…有的家庭就會怕菜不夠,我們都會告訴他說沒問題,因為通常來賓都沒有吃,最後都是被我們吃掉這樣,他們就提議說,一開始就是要來賓卯起來吃,吃完才准問問題。(笑)

巫:…像那個Roger,他大概吃兩口之後他就放下來,他說它通常一停下來,他就吃不下,我們就覺得對他很抱歉…

巫:…其實Roger那一集蠻好玩的,就是我們剛好遇到那個家庭,他就是(有一個想法說)我們都是給家庭一個surprise, 剛好就是給遇到這個家庭比較有創意,他就是想要反過來,給來賓surprise,他就希望先知道來賓是誰,然後叫來賓要通關這樣子,所以Roger來他們好像有設計時光迴廊,要讓他拼紙娃娃啊…還要叫他做一道菜,然後又頒了一個證書給他…所以我一直覺得這個(節目)真的是我們跟那個家庭的創作。

巫:像我拍的另外一個家庭也是,他就一直說希望我們這一集是以小朋友為主,從小朋友的觀點,講他們的故事這樣…

TiVo:聊聊你自己

巫:我回來台灣大概11年了吧, 我回來第一個工作就在佛光,佛光那時候給我訓練蠻多的,因為它公司很小,所以什麼都要做…那時候每天真的回家就只有睡覺…我就覺得這樣很沒有意思,後來我就跑去拍電影,拍《真情狂愛》,黃玉珊拍的,我就去當場記。因為我ㄧ直想要當導演,我去做剪接、當場記,我做什麼都是為了想要當導演…可是,我現在就很甘願做一個企劃,大家的觀念都還是覺得導演是最厲害,其實我們自己在做都知道,其實編劇和企編承擔很多的事情。

(此時茂伯的經紀人打電話來關切宣傳的事情)

TiVo:您工作11年,有哪些節目是你的代表作,或是你有感覺的。

巫:目前這個節目是我最有感覺的...我兩年前從委製組調過來,一調過來就是做《誰來晚餐》。我在委製組待了五年,那時候就一直想要做戲劇,所以就一直想要過去,我覺得對我最大的幫助就是我看了非常多的劇本,就知道別人劇本是怎麼寫,怎樣會是好的劇本,對我幫助很大,我開了很多眼界。可是再怎樣你都覺得那只是在擦邊球,那不是我的作品…所以那時待了五年(委製組)以後,我就覺得我很想創作。

TiVo:比較知道你想要什麼,不想要什麼?

巫:對,另外是說…譬如在寫家庭故事,有些年輕的企編對那種生小孩、帶小孩那種東西他完全沒有辦法體會,他寫不出來那種感覺。我覺得剛好這個年紀我看了蠻多東西,就可以寫出他們要的感覺,也比較能夠掌握住…譬如說,我們是以小做大嘛,從一餐飯或一個家庭生活裡面,他們的互動,看出其實他們在心裡頭在想什麼,去分析…那這個大概都要有一點點生命經驗。

TiVo:本身看哪些節目?
巫:公共電視晚上十一點的影集我一定都會看,譬如之前的《實習醫生》,或是現在的《醜女貝蒂》。

TiVo:你會怎麼推薦《誰來晚餐》第二季

巫:我做《誰來晚餐》的時候,我請我的家人看,他們都不看,我妹妹說:「我去追那些名人的家庭都來不及了,怎麼會去追這些素人的家庭?」可是她還是常常跟我抱怨她的家庭裡面的事情,我就跟她講說你一定要看《誰來晚餐》,…等於算是做一個參考,看看是不是可以讓你的家也可以更好這樣子…看看別人怎麼去經營這個家,一定都是有歡笑、有悲傷的。

★    誰來晚餐第2季的來賓有...


★    同場加映

《誰來晚餐》(Guess who’s coming to dinner)
簡介:以平實深刻的手法探討尖銳敏感的黑白種族問題。當史賓塞屈賽和凱薩琳赫本的美麗女兒帶著新未婚夫,一位高尚的黑人醫生約翰普林提斯回家時,他們夫婦兩人便必須面對這個"誰來晚餐"這個問題。這次聚餐迫使這對夫妻重新檢視他們自己對種族通婚的偏見。
本片獲得奧斯卡最佳女主角、劇本等獎項。

《歡樂家庭晚餐》(Un air de famille)
塞德里克柯拉皮許
(Cedric Klapisch)執導,獲得凱撒獎最佳劇本獎,並入圍最佳導演及最佳影片;同時本片更橫掃該年歐洲許多電影節獎項。故事圍繞在一個法國中產階級家庭的生日餐會,原本該是歡樂的團聚,卻因各個事件的爆發,與大家隱而不言的心結,而變成一場家庭危機,反映了一個家庭的瓦解崩潰。

《搶救貧窮大作戰》
簡介:瀕臨危機的店家,透過專業的搶救策略計畫,敗部復活起死回生!要成功就要付出代價,辛酸辛苦誰能知?不景氣當中,想要自立門戶,從事飲食業的人越來越多,但若沒有下一番苦心,只能落個結束經營的下場,節目中透過專業的搶救策略,讓瀕臨倒閉的商家起死回生!

《全能住宅改造王》
簡介:一個化腐朽為神奇的電視節目,邀請來一流的建築設計專家,利用許多回收的廢棄材,改裝一下,也能變成新傢俱;一間間老舊的住宅,居然能翻修成豪華別墅,完美的空間改造,讓你嘆為觀止。

《奧利佛出走義大利》
簡介:觀眾將跟著奧利佛的腳步,造訪義大利各地區,看他與當地人的互動,並實驗各種菜色的新作法。

《紀錄觀點》
簡介:為了讓在為紀錄台灣而努力奮鬥的獨立製作人有發聲的管道,公視特闢本節目,讓關心華人事物,喜歡紀錄片的觀眾有固定的收看場域,也讓紀錄片創作者有發表的園地。讓台灣及海外華人一群堅持拍攝紀錄片的創作者,用攝影機記錄人事消長,反思事件的意義,傳達他們細緻的思考。


整理/Derhong、Gennie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TV 的頭像
LiTV

LiTV 一起 輕‧生活!

LiTV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